0561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果然,他的浑身滚烫,心脏跳动得飞快,眸子里光芒四溢。

再加上他的笑容,宋唯一便信了。

由医生亲口公布,他还紧绷着脸,让宋唯一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裴逸白不高兴呢。

“老婆,真棒。”裴逸白的目光带着化不开的柔情,恨不得她肚子里的小萝卜头,立马跑出来,为他们增添热闹。

刚才说她傻笑,宋唯一发觉此刻傻笑的人,变成了裴逸白。

她戳穿裴逸白的伪装:“原来在医生面前的淡定都是装的啊,我就说太反常。”

这个闷骚的男人,还怕人家看他笑话吗?

宋唯一环着他的肩膀,一颗心跟浸泡在蜜罐里一般。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四口了。”宋唯一眼底带笑,也看着他。

“嗯。”裴逸白轻轻应了一声。

“辛苦了了,大概是老天爷可怜我前三十年孤家寡人太悲惨,所以从现在开始要好好回馈我。”

一娜清甜蓝色妖姬

宋唯一听到他的这番话,笑得乐不可支。

原来她老公还有这样的幽默啊。

“可怜的话,估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多少幸福的人了。”她戳了戳硬邦邦的结实胸膛,已有所指地说。

他恩了一声,脑袋低了一下,一把堵住宋唯一的嘴唇,细细舔

吮。

“唔……这是医院。”宋唯一错愕。

他已经不管不顾地冲了进去,唯有此刻的亲密无间,才能平息他的兴奋和激动。

他第一次发觉,原来自己是这般渴望立刻当上父亲。

宋唯一的推拒未果,只好顺从。

他将她小心翼翼地抵在墙上,亲得宋唯一浑身发软。

只是这个吻维持了不到半分钟,就被宋唯一大力将他的脑袋推开了。

“不……不要继续了,我肚子好胀……”宋唯一欲哭无泪。

猛然间才想起,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

她竟然跟裴逸白在这里“打情骂俏”了那么久。

“怎么?”

“放我下来,我要去洗手间。”宋唯一轻呼一声,一张脸囧得不行。

闻言,他立刻抱着她往洗手间的方向跑。

宋唯一愕然,直到洗手间里一个女的“啊”的一下叫出声,她才反应过来裴逸白也进来了。

“出去,出去。”宋唯一尴尬到了极点。

裴逸白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尴尬,只是对别人,他向来有面瘫的底气。

看都没看站在镜子前洗手的女人,叮嘱了宋唯一一句,才退出去。

宋唯一被那个女人瞪着走进厕所。

解决完生理需求,浑身上下终于不再紧绷。

站在镜子前,看到自己的嘴唇都被他啃得发红了,宋唯一忍不住摸了摸。

脸颊也有些不正常的红,明明是如此寒冷的冬天,却热度惊人。

她轻拍了自己的脸颊好几下,才匆匆洗手出去。

裴逸白等候已久,“进去那么久?”

“嗯。”

他还想抱她,宋唯一被吓怕了,顿时推开他的手。“我不是瓷娃娃,不要再抱了。”

还有,人家不知道的,以为他们在故意秀恩爱,这样会被打的。

宋唯一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裴逸白的好意。

“既然如此,那随。”他点头,痛快地答应了,只是目光就没有从宋唯一的眼前离开过一瞬。

“老公真好,我们现在回家吗?”宋唯一乖巧地牵着他的手,只觉得看什么都无比顺眼。

“不着急,去贺承之的办公室。”

至于这一次回去的原因,宋唯一很快就知道了。

刚才在医生面前绷着脸,跟面瘫一样的裴逸白,折回贺承之的办公室后,画风是这样的。

贺承之的脑袋抬起来,大大咧咧地看着他们:“怎么样?检查结果出来了吧?嫂子是没事吧?”

“嗯,出来了。”裴逸白回答。

“没事那不就得了?们别老折腾来折腾去了,让嫂子安心休息才是真的。”

“医生说我老婆怀了双胞胎。”

贺承之眨了眨眼,一股脑站起来:“卧槽,什么?”

“嫂子怀了双胞胎。”裴逸白挑了挑眉,不介意再重复一遍。

双……胞……胎?

“这是真的?我没有听错?”贺承之惊呆了。

“显而易见。”裴逸白悠悠地回答。

他的目光立刻射到宋唯一的身上,眼底只留下惊叹。

“嫂子,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贺承之笑眯眯地扔下文件,屁颠屁颠地走到他们的旁边。

裴逸白的手立马护住宋唯一,挑眉:“干嘛?”

这个举动,换来贺承之的一记白眼。

“我能干嘛?总不至于吃了的人,我这是恭喜嫂子。不过老大,也是走了不小的运了,毕竟双胞胎可没有那么容易普通人就能怀上的。”

“那是自然。”

裴逸白如此厚颜无耻的回答,后来的只有贺承之的鄙视和无语。

再看看侬我侬的裴逸白和宋唯一,想想自己孤零零的身影,贺承之在心里默默留了两把泪。

“老大,尾巴都要翘上天了,就不能低调一点?”贺承之忍不住朝着裴逸白头上泼冷水。

三番两次来这里秀恩爱也真是够够的了!

“不能。”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了。”裴逸白接了一杯热水递给宋唯一,这才漫不经心的跟贺承之说。

“椅子都还没坐热,就准备回去了?所以特地折回来,只是为了炫耀老婆怀了双胞胎?”贺承之瞪眼,死死盯着裴逸白。

所以,excuse?这个人是来找打的?

“嗯,答对了。”裴逸白点头承认。

宋唯一“噗”的一下,差点将嘴里的液体吐了出来。

老公,这样对待贺医生是不对的!

“简直是没有天理了!”贺承之哀嚎,吐槽,鄙视!

“慢慢找老天爷评理,我先走了。”

“别别别,老大我的话还没说完,先别急着走。”贺承之急忙叫住他。

宋唯一捅了捅身边男人的腰侧,他转身,贺承之压低声音阴恻恻一笑:“老大,当爹很爽吧?还是双胞胎的爹?”

“只是,有件事不要忘了,孕妇经不得激烈运动,可要节制啊,否则我嫂子又是怀孕,又是要被折腾的,怕是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