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4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半个小时后,严一诺从商场出来。

此刻已经是下午五点,太阳没有先前大了,但她却没有觉得比先前在烈日下好受一点。

至于来商场的目的,在遇到小凌之后,都被她抛到脑后了,到最后依旧是空手而归。

徐子靳像是心灵感应一般,给她打来电话。

“明天晚上一起吃饭?”虽然是询问,语气却是不容置喙的肯定。

原本有些不确定的严一诺,此刻大致明白了,明天应该就是徐子靳的生日。

她淡淡一笑,尽管小凌刚才的话叫她心惊肉跳,但这个时候,听到徐子靳的声音,却觉得浑身有了点力量。

“好。”她的声音很轻,像一把羽毛,刷过徐子靳的胸口。

浑身跟着有点飘,徐子靳眯眼,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那就这么说定了,老地方。”

严一诺嗯了一声,一时间,两人没有说话,都安静了下来。

制服女生张芸嘉,可爱学生妹张芸嘉

但即便是不说话,电话依旧通着,也不觉得无聊。

这种感觉,应该是爱的人,才能理解的吧?

晚上下了班,徐子靳好心情地开着车回家,发现别墅里多了一名不速之客。

老太太自从说下那番话之后,竟然真的在这里呆了下来,而在她不遗余力的努力之下,跟豆芽亲近了不少。

“徐先生,回来了?”王露正围在豆芽的身边,没想到徐子靳突然回来,浑身紧张得不行。

她?

徐子靳的记忆力很好,看到这张脸,对王露自然有印象。

但为什么这个王露,会出现在自己的别墅里?

正当徐子靳冷眼旁观着的时候,徐老太太也从厨房里出来。

而王露那一声徐先生,刚好叫徐老太太听到,老太太嗔怪地看着王露:“叫什么徐先生呢,这么见外,直接胶片徐大哥就好了。”

看得出来,老太太的心情是极好的。

徐子靳扯了扯领带,森冷的目光扫向老太太,这又是哪一出?

王露脸蛋微红,悄悄看了徐子靳一眼,见他脸色不悦,自然不敢附和徐老太太的话。

“怎么来了?”徐子靳淡淡地问。

老太太一副护短的样子,立刻接上他的话。“当然是我邀请的呀,早就想邀请露露到家里玩了,这下总算有时间。”

说着,还调皮地朝着自己的儿子眨了眨眼睛。

徐子靳“……”

“恩,那们继续,我上楼去。”徐子靳提起公文包,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身后老太太撇嘴,怎么又冷脸了?她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难不成他不该开心的吗?

想了一下,徐老太太觉得不妥。

“露露呀,在楼下陪豆芽玩一会儿,我有点事要走开一下。”

王露有些懵,呆呆的点了点头。

其实接到徐老太太的来电,她也很惊讶,尤其是徐老太太邀请她来这里做客。

不过老太太什么都没说,她只好忐忑地来了。

“您放心,我会看好豆芽的。”

王露答应了下来,但实际没什么信心,因为对带孩子没有什么经验,而且这个孩子还是个奶娃娃,更重要的是,这个小豆芽,太傲娇了,都不给她碰一下的。

徐老太太顺着楼梯上来,直接走到儿子的房间门口。

轻轻转动,发现里面反锁了……

老太太有些不乐意,但也没有硬闯,悻悻地下了楼。

徐子靳换了一套衣服,有点口渴,起身出门,下楼。

王露和徐老太太在客厅说着话,徐老太太很忙热情主动,而王露则是很腼腆,一个接着一个问题地回答老太太。

声音不大不小,而徐子靳下楼的脚步声,也恰好被她们听到。

徐老太太的目光立马看了过来,熟料自己儿子并不在客厅停留一下,而是转身折到了厨房。

豆芽看到自己的亲爹,坐在学步车里乐颠颠地朝着徐子靳走来。

徐子靳进入厨房,玛姬在做饭,他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

片刻后,儿子咿咿呀呀的声音响起,学步车的轮子和地板摩擦,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过不了几秒,徐子靳的裤子就被兴奋的儿子拽住。

“子靳,我跟说了,少喝冰冻的矿泉水,对胃不好。”老太太的声音紧接而来。

“嗯。”这么回答着,徐子靳的动作却没停下。

徐老太太有些心塞,只好默默地盯着他。

之后,徐子靳将瓶子一放,也不主动开口,而是逗弄着学步车里的小豆芽。

摆明了要晾着自己的亲妈。

老太太就纳闷了,这不是帮他吗?

“在生气吗?子靳?”老太太问。

因为她将露露邀请回来?他不高兴了?

“没有。”徐子靳言简意赅,谈不上生气,不过对于这样的做法,颇有微词罢了。

“我才不信,那张生人勿进的脸,摆明了在生气。不过也别发火啊,我这还不是为了帮?”

她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容易么?

都是徐子靳,寒眸一凛,帮他?

老太太得意一笑,指着客厅:“也别遮掩了,那个金屋藏娇的女孩,早就被我识破了,就是露露啦。”

“想不到们的演技都这么好,在我面前还能装出一副我们不熟的样子,好莱坞影帝和影后呀们。不过按照妈我说呢,真的没有必要,刚才我都跟露露了解了情况了,人家其实很有那个心思……”

大概是因为儿子严肃,所以让露露不敢吱声,老太太看得不知多心疼。

所以,在自己儿子回来之前,先从王露那边着手,正式打听起王露家的情况和个人情况来。

老太太的用意是好的,出发点也是好的,但唯一错的是,她搞错了对象。

徐子靳揉了揉额头,本来平淡的脸,这下还真的凝聚了点儿怒气。“妈,别乱点鸳鸯谱。”

前阵子因为植皮手术被他取消,老太太念叨了许久,最后徐子靳扔给她一个理由——在那场火灾里遇到了心仪的姑娘,所以不打算将那些痕迹去掉。

于是,老太太就没再支过声,徐子靳还以为她是死心了,没想到老太太这是转移了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