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9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那一幕,宋唯一是完全没有看到的。

   只是,听着电脑上传出来小李的凄厉叫声,就可以想象他遭受到了什么伤害。

   她的浑身因为小李的哀嚎而漱漱发抖。

   裴逸白将她按在怀里,无奈地望着她的发顶。

   “让不要来,到时候我告诉答案,不同意,现在后悔了吧?”

   电脑里面的小李声音已经趋向于稳定的呻吟,而不是像刚才一样,痛苦高声哀嚎。

   宋唯一用一分钟适应之后,从裴逸白怀里起来。“我才不后悔。”

   刚才只是因为小李声音突兀,她没有任何准备才被吓到。

   等宋唯一转过身,却见电脑上搁着一块毛巾,将屏幕挡了起来。

   望着这一幕,宋唯一傻眼。“这个什么意思?”

   “只需要听着就好了,画面就不要看到了,免得吓到宝宝。”

   清纯美女天香国色如花仙子户外写真图

   宋唯一有些犹豫,“很血腥吗?这样做,会不会被警察抓了?”

   “不要对这些问题有所顾虑,就算是被警察抓,也是因为小李作恶多端,受到应有的惩罚。”

   正说着,地下的审讯室,已经开始了对小李的审查。

   王蒙问的还是那个问题,到底是是主使小李。

   在地上打滚的小李,压根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嘴巴还硬吗?还是说,要试试别的地方?这里怎样?”

   若是宋唯一此刻能看到屏幕里面发生的那一幕,看到平日里严肃认真的王蒙,竟然拿着那根贴条指着小李的命根子威胁,肯定要睁大眼睛,表示不认识这样的王蒙。

   小李面露惊恐,生怕自己的命根子葬送在了王蒙的手上,顿时招了。

   “是盛老交代我的!”

   他咬了咬牙,将这个罪名安到盛振国的身上。

   在付紫凝决定要这么做的时候,就有考虑过事情败露的可能,当然想到了推脱的人选。

   此刻小李的话,让王蒙的动作慢了半拍。

   “盛振国?”他的目光望着摄像头的方向。

   房间里,宋唯一的手狠狠抓着裴逸白。

   这个答案让她又惊又怒。

   “竟然是他,他又要开始使坏了吗?”宋唯一紧紧皱着眉。

   跟盛振国存在这么深的怨恨,都是因为付家牵的线。

   “盛振国?”裴逸白嗤笑几声。

   “不一定。”

   宋唯一不解,盛振国跟她和裴逸白之间的恩怨不小,完全有理由这样做吧?

   “如果不知道这个人的来龙去脉,我也会认为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裴逸白的脸一沉,隔着电脑屏幕上的毛巾,冷冷看着那里,如同在看里面的小李。

   “这个人的母亲,可是付家的厨娘。”

   “啊?说……”宋唯一的心猛地一震,浑身汗毛竖起。

   付家……

   “王蒙,继续。”裴逸白没有回答,直接吩咐王蒙,务必得出确切的答案。

   闻言,王蒙顿时收起心思,冰冷的目光直视小李:“说实话的话,我就不跟计较。跟我耍把戏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说,到底是谁指使?”

   “确实是盛振国。”

   “呵呵,不说的话,我就抓了妈来问问,看到底是盛振国,还是付紫凝。”王蒙冷笑,对着小李一脚踹了过去。

   这么一个人,在他抓回来的第一瞬,他们就是查他手机的通话记录。

   他很聪明,换了一个全新的卡,并没有付紫凝的相关记录。

   可是他还有家人,更被他们查出,小李的母亲,便是以前在付家任职的厨娘。

   “……”小李忘了身上的疼痛,呆若木鸡。

   “被我说中了?给机会让承认错误,却不好好把握,罪加一等。”

   小李浑身战栗,“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

   王蒙自然不会跟他说清楚。

   声音一点点传到宋唯一的耳里,她整个人震惊到无法相信。

   “怎么会是她?”宋唯一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裴逸白。

   “付家都变成这样了,付紫凝竟然没有悔改,还想方设法来陷害。”裴逸白冷笑,阴骘的眸子闪过一道道戾气。

   以前的恩恩怨怨,在付家跟宋唯一之间的交情淡下来之后,他便没指望再做什么。

   可没有想到,付紫凝却变本加厉,竟然对他的孩子动手。

   “放心,这件事不会就这么了结的。”裴逸白轻拍着宋唯一的肩膀,安抚她道。

   为了这种人而动怒,不值得。

   ——————

   而他们口中的付紫凝,此刻正在报摊前,翻翻找找了许久,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那张报纸。

   “怎么回事?明明照片已经发出去了,为什么没有刊登出来?”付紫凝百思不得其解。

   再想到裴逸白的身份,难不成,被他率先知道,拦截了下来?

   有这个可能。

   如果裴逸白发现了,着手调查的话,会不会查到自己?

   付紫凝心里一阵后怕。

   这件事她匿名做的,应该不容易查到,她安抚自己,不要慌了阵脚,自己吓唬自己。

   “到底买不买啊?挑挑拣拣老半天了。”摊主不高兴地看着付紫凝。

   “买,我这就买。”随便拿了两本杂志结完账,付紫凝但直接离开了报摊。

   走到小区楼下,正巧跟几名便衣警察相遇。

   付紫凝望着这一幕,有些害怕,便特地放慢了脚步。

   等那些便衣警察进去几分钟后,她才跟上。

   回到自己家门口,付紫凝刚刚拿出钥匙要开门,里面“哐当”一下被打开,付紫凝的目光跟为首的那个便衣警察顿时相遇。

   心里的不安被放到到了极致,付紫凝笑容僵硬地点了点头。

   “就是付紫凝女士?正好,跟我们走一趟警局吧。”

   说着,两个便衣警察便一左一右地架起了付紫凝的手。

   “们这是要干什么?竟然随便私闯民宅,还跟我动手?”付紫凝方寸大乱,猜测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的错误。

   她还以为照片被拦下了,而裴逸白这个时候报警要审讯她,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下药的事。

   “付紫凝女士,买凶杀人未遂的事情已经被揭露了,裴逸白先生报了警,现在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