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4_a2047

() “噗!”云轻言简直吐血三升。

感情她之前累死累活上蹿下跳在他眼中是和独角巨蟒在玩耍啊?

云轻言黑着脸一言不发地向前走去。

“咦?轻言?”不懂云轻言为什么突然之间对自己冷淡了下来,清阎十分委屈地跟了上去。

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不属于他此时记忆的句子女人心,海底针。

好像有人跟他说过这句话。

除了刚才遇到的独角巨蟒,云轻言和清阎这一路上就没有再遇到其他魔兽。

好像除了大片的植被,这小岛上的兽类并不多。

到了淡水边,云轻言又开始苦恼储存水源的问题了。

不能从空间戒指里取东西真是特别的不方便,几乎她所有的家当都放在了空间戒指里,不能动用空间戒指又处在这个无人的荒岛,云轻言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

“活了几辈子,第一次体验野外求生的滋味。”云轻言暗暗地嘀咕一声。

旁边的清阎看似不为所动,其实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她这边的动静。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

云轻言目光扫过清阎此时看起来白皙细嫩的手指,突然绽放出一抹温和的微笑,绚烂夺目。

“清阎,过来。”她笑眯眯地对清阎招了招手。

之前媳妇还对自己冷脸冷面,突然之间这么绚烂一笑,让清阎有点受宠若惊。

他几乎一个眨眼间就到了云轻言身边,乖乖地应了一声,“轻言。”

看着身边乖巧的清阎,云轻言心中暗暗感叹。

如果帝九阙记忆恢复后也能这么乖巧就好了。

“你现在的爪子是不是很锋利?”云轻言继续笑眯眯道。

清阎心中瞬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嗯。”

“来,给我挖几个容器。”云轻言笑眯眯地指挥清阎开始用爪子伐木,再在木桶里掏出一个空心的洞,并做好塞子。

她看了,这个小岛上并没有空心的竹子,简单的装水容器只能靠自己做了。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清阎就这样被抓了苦力,委屈巴巴地开始做起了木匠。

“轻言,我的利爪是用来撕碎敌人的。”清阎一边手下不敢停,任劳任怨地用爪子掏着木洞,一边十分幽怨委屈地哭诉。

一想到自己锋锐的武器被用来做这种事……清阎心中就委屈无比。

可谁叫这是他媳妇的吩咐呢?不想做也得做!

“连独角巨蟒的鳞片都能切割,做几个小小的容器,那就更是小意思了。”云轻言挑唇笑道,“能者多劳嘛~既然你爪子那么厉害,不如多多发展几种用途,还能体现它的价值。”

清阎嘴角微抽,清冽的凤眸满是无奈。

云轻言想了想,走到清阎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道,“清阎真厉害。”

明明是夸奖孩子般的赞赏,清阎原本微微向下弯起嘴角却上扬起了一道弧度,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几分。

这瞬间提高的效率让云轻言刮目相看。

她暗暗咂舌,失去记忆后的帝九阙还真是单纯得可以!

等等……如果帝九阙醒来后,还记得她此时坑蒙拐骗让他做木匠挖树洞的事……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