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6_a2066

   而他将自己的案例告诉颜榜眼后,颜榜眼二话不说,竟然是照着叶子皓信中讲述的方法,依葫芦画了瓢。

   如今也是换到了几十万两银子,还有那些送的礼,也搞了个拍卖善举。

   而且公开放出的话竟然是向叶状元学习,说东华州不能落后于青华州,咱也想当个颜青天,对得起朝廷栽培、对得起爹娘和百姓。

   尤其叶状元是东华州人啊,不能让他光给青华州挣脸,他们东华州人也要迎头追上去。

   没想到颜榜眼学起叶状元来也是丝毫不落下风,厚颜得很,但效果却十分地好。

   如今东华州府城也是一片热闹,甚至连审案子都会出告示,虽然没有叶子皓这般仔细、透明,但相比以前城守的方式,已是十分让百姓沸腾了。

   于是前些天颜榜眼也有来信,看得叶子皓哈哈大笑,差点拍桌。

   而叶青凰知道后却是安心不已。

   一个状元、一个榜眼,京城还有个探花周旋一二,就算他们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好,朝廷也不会急于怪罪的。

   而皇上也会乐见新人出新招,只要不踩底线,肯定会优先护着他们,并且想看他们还有什么招术没使出来。

   这样,才是真正有朝廷做后盾,有皇上做靠山,他们在地方上才不怕得罪于谁。

   因为他们要做的就不是圆滑之官,皇上也不希望他们随便站队,去做那圆滑之官,否则就不会放他们到地方上来大展拳脚了。

   冬天阳光温暖少女室内写真图片

   东华州十三县,其中六县为边城,颜榜眼要做的事情,到底与叶子皓的难度会有差别了,但颜榜眼只要顾自己的七县,剩下的边城肯定是不能大力开垦的,会影响秦将军驻兵战策。

   因而仔细说道起来,颜榜眼的任务又要比叶子皓轻松许多。

   但他没有那么多人帮手,他手下的司户主簿叶重华,可没有周先生这般精明能干,也就心眼儿多点罢了。

   而叶子皓却有得力的周先生,还有自家带出来的农门族人叶正诚和叶华英,都是对种田产粮一事十分了解的,也不怕地方上有人糊弄了去。

   而他们此去都是带了叶子皓盖了城守印信的文书为证明,自然不怕底下有人敢阳奉阴违,坏城守大人的计划。

   叶子皓要垦荒种田兵的文书早已发往各县,各县再抄送各镇,各镇再派人往各村吆喝过,如今在青华州十二县这大片土地上,连小孩子都知道,朝廷派了今科状元来垦荒种田了。

   但没人敢说这人派得不好,这法子有问题,因为都知道叶状元出身农门,自然都是了解行情的人,而不是两眼摸瞎的文弱书生。

   再者,叶子皓在府城筹钱,是要造福百姓的,虽然各县没人来参加,但是消息隔了这么久自然也传下去了。

   再加之周先生他们下去,检查垦荒进度、核实穷苦人家真伪、联络县学商议扶持之策,都是一块儿进行的,也不会多跑冤枉路了。

   而叶子皓这边与府学师长们确定好方案后,不但贴于衙前,也在当天就变成文书发往各县。

   叶正诚和叶华英,随后与周先生兵分三路,要去的地方自然就变少了,大大节省行程,但他们要办的事情多,自然就会在每一处多逗留些时日。

   好在还有秀才们帮忙。

   都是府城来的头榜、二榜读书人,到了县城再与县城的头榜、二榜畅谈一翻,便将这朋友的关系网给建起来了,还说以后互通书信,要为叶状元成为眼线呢。

   书生们这商议的想法,倒与叶子皓后来成立监察队一事不谋而合,正好,不等他的文书下去,底下连参与人员都确定下来了。

   在收到叶子皓书信告知事情的进度时,都哈哈大笑,觉得自己追上了状元大人的脚步,很是自豪。

   叶子皓收到了乔楠的书信,也很欣慰。

   计划顺利,百姓称赞,就连刚上工未能兑现当天现结工钱的承诺,那些征召来的农夫也没有异议,还说体谅城守大人。

   但叶子皓并不因为得到百姓的理解就怠慢此事。

   在收到周先生和叶正诚、叶华英他们快马传回的进度之后,就让户房与帮忙的吏房、礼房、工房抽调人手,分成四队下去发钱。

   十二县每队负责三个地方,又各派两名带刀捕快,甚至还派出八十府卫随行保护。

   两百府卫是负责城守府安的,但叶子皓他们一家人员没那么复杂,又住得集中,连府里下人都不多,只要守住各门不让闲人进入便可。

   加上叶子皓不大出门,府卫的任务也轻了许多,平时都是轮班休息,现在派出去办差,也乐得出去走走逛逛。

   只有这件事,叶子皓没有第一时间公示给府城百姓,因为此去不只是为办差,而是送钱,大量的钱在路上可不能太高调了。

   他可不想在任内发生大型抢案,节外生枝。

   因而队伍派出之后,他想了想,又叫来府兵统领,让他安排四百人分成四队,去追赶送钱的队伍,一路护送。

   虽然府兵主要任务是负责府城安防卫,另外也相当于地方驻兵,一旦起了战事,他们就更要守卫城池。

   但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也是看着新任大人如何施政、如何为百姓办实事,如今担心的又是钱款问题,因而没有异议,统领立刻领了命令,回去调兵。

   府兵职责与府卫不同,城守大人可以调派,但很少轻易出城,除非城守大人出城,而今,他们同意配合城守大人的命令,护卫这批送往百姓的钱。

   有他们这么多人去,叶子皓这才真正安下心来。

   他们出发五日之后,叶子皓才让许靖言在公示墙上简单写上一笔。

   “善款、士学、垦荒银两已拨下。”

   简短一句话,却说明了三个项目的进度。

   自叶子皓上任之初就搞得府城沸腾起来的项目,突然就说银两已拨下,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市井的话题。

   立刻就有不少人在表示疑惑,已拨下是几个意思?何时拨下?送往何处,各处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