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8_a2051

   “原来老家伙什么都告诉你了!”克

   雷斯脸色终于变了,此刻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科学怪人,不断发出桀桀怪笑。

   “恐怕老家伙做梦都没想到,我不但没死,还活过来了!”

   克雷斯目光透着一种虔诚:“死界之树给了我永生的力量!”

   “疯子!”

   杨宁撇嘴,对于克雷斯这种货色,他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你很聪明,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克

   雷斯掀开笼罩身的黑袍,露出真容。

   这可是一个浑身干瘪瘪的男人,皮肤的干瘪,比那些行将朽木的老人还要过份,感觉就是长期被吸食精血导致。看

   来,从死界之树那里获取来的永生,是要付出代价的,不管是,或是灵魂,还有那卑微的信仰。“

   把镇冥镜给我!”克

   雷斯浑身出现浓烈的绿色火焰,同时,地面也开始龟裂起来,一股股青绿色的岩浆,开始破土而出。“

   小美女淡定下水甜美愉悦图片

   我劝你合作一点,兴许看在老东西的情分上,我会留你一条小命。”

   克雷斯猖狂大笑。“

   就算镇冥镜给你,恐怕你往后的日子也不会安稳。”杨宁露出嘲讽之色。

   “这还得好好谢谢你了!”

   克雷斯咬牙切齿,杨宁先前摆了他一道,让那些势力的代表,还有海族,都认为是他忽然出手,强行将杨宁,还有镇冥镜转移到其他地方,然后再着手杀人越货!

   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克雷斯将会面临这些势力,甚至整个海族的联合追杀!

   不过克雷斯也不是很在意,只要得到镇冥镜后,他大可以躲进深山老林避避风头,至于在冥海的产业,直接就放弃吧,那点家底跟镇冥镜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过想法是好的,现实却不太一样。

   克雷斯的笑声嘎然即止,在接触到杨宁一副关爱智障的目光后,他忽然生出些许不妙感。

   “我记得,我说过,只要我愿意,随时都能接手星宫主殿大冥主。”“

   对了,你是什么血统?”

   面对杨宁的询问,克雷斯下意识道:“伯爵。”“

   哈哈哈,我是亲王!”杨

   宁继续问道:“你的制裁之光是什么级别的?”

   “先天。”听

   完这些话,回答完这么问题,克雷斯原本挺好的心情,一下子就坠入谷底。如

   果情况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表示着,他在面对杨宁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占到太多优势!甚

   至,还可能阴沟里翻船!

   因为,他也只是圣级的实力,这特么才是最吓人的!杨

   宁的年纪,还有那不显山不显水的气息,最容易麻痹身边的人,下意识或者理所当然的将杨宁低看一线,而当意识到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时,已经为时已晚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尝尝我这招吧!”

   克雷斯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已经有那么点心虚。好

   在,他曾从死界之树的皇宫中,获得了一种强大的绝技,这绝技他一直作为后手,就是防着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

   一股阴森的气息轰然降临,天空变得阴暗无比,四面八方更是阴风怒号。“

   这就是你的绝招?”换

   做是其他人,在如此诡异庞大的气氛下,必然会慎重对待。可

   杨宁不一样,此刻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这不就是第一神玩剩下的魂技吗?而且,就这灵魂强度,就敢直接硬怼这种极其消耗魂力的招式,就不怕忽然猝死吗?”

   杨宁捏着下巴,看着克雷斯搞得有板有眼的样子,强忍着没上去发表看法。

   别说第一神了,即便只是面对杨宁,克雷斯这种不入流的魂技,也根本伤不到杨宁。论灵魂强度,除了冥皇、塔纳利斯这种级别的怪物,偌大的冥界,他还真的一个不虚!

   杨宁太镇定了,克雷斯也是有种蛋疼,但他绝不相信,杨宁能扛下他这屡试不爽的绝招。“

   唉,都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呀。”看

   到克雷斯直接灵魂出窍,借着魂力,在灵魂附近生出各种怪象,但杨宁根本不在乎,很直接就迎了上去。“

   灵魂炼狱!”在

   位于半空时,杨宁直接打开了灵魂炼狱。

   克雷斯的灵魂当即就被吸了进去,而第一神也早就返回,此刻看到克雷斯的灵魂,简直是双目放光!

   魂力大损的他,正急需灵魂补充,而偏偏就有不怕死的撞上去,也不知道该说第一神走运,还是克雷斯倒霉。

   应该是后者的原因多一点吧。

   关于克雷斯的下场会怎么样,杨宁根本懒得去考虑,如今不管是那些势力,还是海族,都会明明白白的把这笔账算到克雷斯头上,他也适时的让星宫的人散播一些谣言,这样就更有说服力,总之是什么脏水,都往这个死人身上推,准没错!

   “镇冥镜…”看

   着手中又一件上古冥器,杨宁也是哭笑不得。嘶

   嘶嘶…还

   没等杨宁想好该怎么处理镇冥镜时,忽然,这货竟然瞬间化小,然后没入杨宁的左手皮肤中。

   很快,杨宁的左手腕处,出现了一个镜状的纹身,与镇冥镜一模一样。

   随着这纹身出现的那一刻,杨宁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大堆信息,无一例外,都与镇冥镜有关。“

   原来,镇冥镜不但能让草木复苏,还能提供强大的生命源力。”杨

   宁若有所思:“看来,克雷斯想要得到镇冥镜,八成是恢复生命源力。”

   想到这,杨宁脸上出现一抹嘲讽:“原来,所谓的永生者,也需要依靠生命源力续命的呀。”

   如果克雷斯还在场,听到这话,恐怕会活活气死。此

   地,正是当初杨宁吞噬冥婴,获取锁冥塔的山谷。

   克雷斯并没有料到,杨宁不但识破了他的心思,更拥有着一件上古冥器,可以轻易改变法阵穿梭的区域与方向。而

   回到大陆上,是杨宁目前最明智的选择,而冥海祭坛的出现,给了杨宁这种近乎千分之一可能性的机会。“

   既然回来了,那么冥海是不能去了,万一被那些家伙看到,恐怕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杨宁可没寄希望,塔纳利斯的名头,能够吓住那些常年游走在生与死间的狠人。“

   还是得去一趟黑市,跟那些打听打听,还有什么通往黑暗之源的办法。”杨宁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