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_a2054

侯爷,是不是发烧了?

说本侯发骚?!

苏言一本正经的问候,换来宁侯一脸阴沉厉问。

这突如其来的疾言厉色,让苏言满是不明所以。

她刚说错什么了吗?难道,在这古老的国度,问候发烧,是犯了某种禁忌的吗?

看苏言一脸疑惑不解的表情,宁侯拧眉,她竟然还敢在这里装无辜。

他只是碰到她腰,她就说他骚。那她呢?她对他做的那些该怎么说?

“苏言,骚,这字眼好像没资格用到本侯的身上。”

闻言,苏言愣了愣,随着恍然明白了什么,不由感到好笑,而后抬手,手落在宁侯的额头上,轻声道,“侯爷,我只是感觉手心有点烫,想着是不是不舒服,没有别的意思。”

苏言是正经的问候,而想太多,想的太不正经的是他宁侯爷。

误会被澄清,正常的人这个时候都应该感到有些不自在才对。然,宁侯不然。

“多余的解释。”

麻花辫大眼毛衣清纯美女清新动人暖系写真图

还有,他手碰触到她身体,她能感受到的就只有他手心发烫吗?难道不是应该惴惴不安或心生期待吗?

苏言听言,不由莞尔。

也是!

如果不解释,言语无忌错的是她。一解释,想法龌龊的可就是他了。

“侯爷说的是。”

看她那眉眼含笑,似调侃,又似愉悦的模样,宁侯放在她腰上,本欲拿开的手,又纹丝不动了。

忘记她强他的事,她这小模样,倒也不太招人烦。

对她,看在老夫人的情面上。或许,他可以试着做一个不计前嫌的人。但,前提是她必须是个有用的人。

是个不止会祸害他,也会祸害别人的人。

想着,宁侯开口,“刚刚都吃什么了?”

话题突然转移!

另外一只大手,落在她嘴角。

听着宁侯那似漫不经心的询问,看着他自然落在自己唇边,似无意识抚动的指腹,苏言眼帘垂下。

这若还不是撩骚,那什么才是。

所以,没有发烧,但确实是发骚了。

“怎么?刚吃过什么就忘记了吗?”

苏言摇头,“没忘!今天吃了青菜,吃了馒头,还吃了辣虾,喝了鱼汤,还有……”

“好了,够了!”

只是听着,都已感到又辣又腥。

宁侯松开手,在椅子上坐下,拿起手边茶水喝一口,压过那口中本就不存在的味道。

看着宁侯,苏言舔了一下自己嘴角,想到宁侯刚才的动作和眼神,感觉:他好像想亲她,但最后又嫌弃的走开了!

不过,他想亲她的理由是什么?苏言一时想不出来。

“这封信看一下。”

看宁侯递过来的信,苏言伸手去接,还未碰到信,看宁侯又收了回去。

“双手接。”

苏言听了抬了抬眼帘。

对着投怀送抱的秦诗妍说女戒,对着她说规矩。看来,宁侯对他不规矩的人,最需要的是要她们守规矩,而非其他。

这么看,他倒像是个正经人。

苏言伸出双手,看宁侯将信递出,恭谦的接过来,打开……

看到信上内容,眉头微扬,“爹要把弟的儿子,过继给当继子?他们这是怀疑不能生吗?”说着,眉头微皱,“要是不能生,那呆呆从哪里来的?这岂不是说我红杏出墙?”

宁侯听了,看苏言一眼,“红杏出墙难道不是事实吗?一个贺良,一个萧瑾,甚至还有断袖。出墙不止一次。”

这样的女人,要对她不计前嫌。对宁侯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侯爷既然都查到了,那么也应该清楚,我跟他们都是有名无实。贺良跟他表妹成一家了,萧瑾对我纯属利用,至于那断袖,更是什么事儿也没有。”

苏言这话倒是一点不假,都是事实。

但这些个事实,也让宁侯看清了一件事!

“这么一看的话,好像也就只在本侯这里得逞了!”且不止一次,还是两次。

这认知,让人心情不甚愉快。跟他们比较,好像显得他多无能似的。

苏言听了笑了笑,没再接这话茬。

再说下去,旧账可就又翻出来了。

晃晃手里的信,苏言看着宁侯道,“侯爷,信小女看了,不知有什么可以为侯爷效力的?”

宁侯让她看这封信,让她知晓这件事,其目的绝不是为了跟她聊家常,或分享他的心情。

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没这么和睦友好。

宁侯不会找她来倾诉心声。所以,十有八九是需要她做牛做马。

宁侯看着苏言,凉凉道,“已是生过娃的女人,不再是‘小女’了!”

“侯爷说的是!我现在已经是良家妇女了。”

“所以,一会儿让王嬷嬷给把头发梳成妇人头,不要再给我披着女儿家的发髻,在外招摇撞骗。”

“好。”

只要不是触及底线的问题,苏言都是很好说话的,一般不较真。

看苏言如此听话,宁侯也甚为满意。她也总算还有一点可取之处。

“信既看了,那这件事就交给来处理吧!”

闻言,苏言愣了愣,这任务来的有点突然,没一点思想准备。

看苏言呆愣,宁侯拿起茶壶给自己斟一杯水,淡淡道,“不经本侯同意,擅自生下他。想来,他要以什么身份进入侯府,也无需我撑腰,可以自行为他争取。”

“现在有人想过继儿子给我!是想呆呆屈以他之下,还是想让呆呆压过他,就看的本事了。”

苏言听了了然。

这要求,不过分。

只要有本事拿到该属于呆呆的身份。那么,就没人能阻挡他这份尊贵。

相反,若是无能,最后让呆呆落的一个奸生的低贱名头,那么也别摇尾乞怜。反正,机会宁侯是给了。

“要不要争取,自己看着办,本侯不会强求与。”

争取,当然要争取!

呆呆是宁侯亲生子的身份,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而这身份,定然会触犯到一些人的利益。就算是她不争取,愿做个与世无争的烂好人,怕是很多人也容不下呆呆。

既然如此,何不先下手为强呢!

苏言将信揣到怀里,抬头对着宁侯道,“侯爷,我之前伤到了头,有一些记忆还混沌不清。所以,关于侯府的一些情况,可否向侯爷询问一二?”

“去问莫尘,他会告诉。”

“多谢侯爷。”

“下去吧。”

“是!”苏言转身离开,走出两步,又退了回来,站到了宁侯跟前。

“还有何事……”宁侯话没说完,嘴角突然多了一抹温软。

又被偷袭了!

当意识到,那冒犯他的人已经退开。

“我来时觉得侯爷好似想亲我,但好像又拉不下脸。所以,还是我来吧!免得因为心里盘算没如愿,又找我茬。”

“侯爷您歇着吧,小妇人告退。”

苏言说完,飘然离开。

站在门口不小心又看完全程的莫尘,心里扑通扑通跳,看着宁侯,等他掀桌子。

提心吊胆的等了好一会儿。结果……

看宁侯舔了舔嘴角,起身进了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