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_a2054

感受到腿上那只小手,宁侯面皮一紧,身体陡然紧绷。

第一反应:小画本上的事陡然要降临到他身上了。

原来以为想撕破他衣服已是刺激的。现在看来,她还会更刺激的。他可真是太小看她了。

如此胆大妄为,没脸没皮,这个时候该直接把人拎出来丢菜市口,或沉到塘里去。总而言之,不能忍就是了。可是,与脑子里那翻涌的想法截然相反的是,他心里……竟他娘的在期待。

期待什么,宁侯细想,却绝不愿承认。

看宁侯面色有异,三皇子开口道,“宁脩,你怎么了?”

“没什么。”宁侯说着,靠在椅背上,试着放松身体,放松神经。

真没什么吗?

可刚才他明明看到宁脩好似突然被毒蜂蛰了一下一样,身体猛然紧绷,怎地突然就没什么了?

三皇子心里疑惑着,听宁侯问道,“那位齐小姐真的如殿下说的那般貌美吗?”

听宁侯似被勾起了兴趣,三皇子顾不上探究宁侯的异样,忙道,“这我怎会骗你,自然是真的,容貌虽上不上倾国倾城,但绝不比苏言差。更重要的是……”

“嘶!”

琳妹子甜美又粉艳

宁侯突然的抽气声,三皇子听到,皱眉,“宁脩,你怎么了?”

宁侯绷着脸,没什么表情道,“没事。”说着,眼睛往下扫了一眼,随着不咸不淡道,“我怎么记得那位齐小姐的样貌和苏言比,却是相差甚远呢!”

宁侯这话出,被人亲了一下,这是奖赏吗?

宁侯嘴角微抿着,看三皇子满是不赞同道,“就算是容貌稍弱一分!但,论性情,脑子,名声和作风可比苏言好太多了!”

性情?嗯,确实!京城怕是没有谁比她脾气更差的,名声也是一样!说恶名昭彰并不为过。

至于作风……

感受着那在他身上游走的小手,宁侯绷着身体,可肯定的说,这放荡不羁的作风,无人能及。

看宁侯不吭声,三皇子开始替宁侯翻旧,“就苏言曾对你做出的那事儿,你给齐家小姐十万个胆子她也不敢。”

宁侯:曾经做的算什么,现在做的比曾经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胆子是越发大了。而他,从曾经的无从反抗,到现在……不想反抗了!

宁侯不想探究自己是不是堕落了。但,他一定是色欲熏心了没错。

看宁侯脸上表情有些怪异,三皇子继续游说道,“宁脩呀,这女人作风好,可比什么都重要呀!”

宁侯:是吗?这,可不一定。

“还有,这齐家虽不是什么官宦世家,可是,在京城之中也是相当有分量的人家。所以,齐家小姐虽非官家贵女,但也是名副其实的名门之后,在京城,想与其联姻的世家公子可是不少。”

“她本人因为才貌双全,秉性温柔纯良,也是名声记佳,颇得世家夫人的喜爱。”三皇子说着,看着宁侯,语重心长道,“宁脩,娶妻娶贤,苏言实非良配,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呀!”

三思而后行吗?

这会儿他已思不起来了,只是木着脸道,“殿下,时辰不早了!此事不若稍后再议吧!”

“救人如救火,等不得呀。所以,你还是赶紧派人去救齐小姐吧。”

宁侯听了,扶着椅子扶手的大手陡然收紧,身体愈发紧绷,脸上表情看着却依然平稳,对三皇子的话,未接他的话茬,只反问道,“殿下对我迎娶苏言,好似很不赞同。”

不是很不赞同,是非常的不赞同。

如果让苏言做了侯府夫人。那,苏元杰和阮氏那俩膈应人的东西,不知道又会如何嚣张。

大公主对他自小不错,三皇子不想看到大公主再因苏元杰和苏言父女,而伤神又伤心。

所以,如果可以,三皇子想竭力阻止宁侯娶苏言。

三皇子心里这样想着,看宁侯脸色越发怪异,不由凝眉,“宁脩,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说着,就要抬脚上前。

一步刚迈出。

“莫尘,送三殿下出去。”

“是。”

宁侯令下,莫尘闪身出现,完全不给三皇子开口说话和反抗的余地,就强硬把人给带了出去。

三皇子:……

他只是想看看他怎么了而已,宁脩为什么突然那么激动?他又不是要去刺杀他。

难不成他对苏言就那么中意?还非她不娶吗?

过去,宁脩做过不少不着调的事。但,现在三皇子觉得,想娶苏言是宁脩做过的所有事中,最不着调也最不能理解的事。

而此时,宁侯也是同样的感觉!

“呜呜呜,我肚子好痛!”

把三皇子清出去,把那藏在书案下的人拎出来,结果在他关键的时候,她就给他来了这么一句,而后眼睛一翻,晕死过去了!

宁侯:!

想杀人的心前所未有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