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3_a2072

黑珍珠在得知四联集团做这个石材业之后,说会整垮他们。

对于珍珠集团来说,这四联集团是我们的死对头,他们做什么来钱,我们就要去破坏他们什么。

如果成功了,也算是为林小慧报一个小小的仇吧。

喝完了一瓶红酒,我说要回去休息了。

她说好。

她也起来了,拿了包。

我们两一起出了房间。

我问道:“你不洗碗。”

黑珍珠问我:“你怎么不洗。”

我说道:“我?我是个男人。”

黑珍珠说道:“以后别想我给你做菜。”

我说道:“本来也不是你给我做菜的好吧,你是做着玩,我是刚好路过,然后进来吃的。你也没有说请我吃饭啊。”

长发美女绿茵下的邂逅

我狡辩着。

黑珍珠没说话了。

我说道:“好好好,看在你给我做菜吃的份上,我去洗碗。”

黑珍珠说道:“我是做菜做着玩,不是给你做,不需要!”

我说道:“那也算是吃了你做的菜了,喝了你的酒了,洗碗,没问题。”

黑珍珠说道:“不需要。”

我没说什么,转身回去房间。

她拉住了我的手臂,说道:“不用了,会有人洗。”

她能随便叫个服务员来收拾。

我说道:“那我真不洗了啊。”

她说道:“下次。”

到了楼下后,我要去宿舍,她要去酒店。

我在宿舍楼住,她在酒店住。

我们互相看了看对方。

她也没说什么,我也没说什么。

我想说点什么,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欲言又止,看看天上的下雨落在头上,说道:“那,回去吧,下雨了。”

她没看我,双手插袋大步流星向酒店走去。

那背影,多么潇洒。

我有些惆怅,看着她的背影。

在她给我设局把我那个了之后,她对我的眼神中多了温柔和温存,但是却又不粘我,不会想要我对她负责什么活着付出什么,这倒是让我心中觉得对她有所亏欠,尽管明明是她强爆了我的。

可是我虽然喜欢她,又不能和她在一起,我又怕对不起她。

好吧,我的确是不够做渣男的资格的,做渣男,是不会这么瞻前顾后向前向后的,直接脚踏多条船就是了,我不渣,我是贱。

回去了监狱上班。

就在我好好上班的时候,贺芷灵召见了我。

这都多少天了,从那情人节到现在,过去了一周多的时间了,她召见我了。

见我干啥?

聊啥?

聊感情?

我能趾高气昂的和她谈条件吗?

想要把我追回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是她要见我的,是她主动要见我的,但是我倒是心跳得特别快,不是因为怕她什么,而是因为将要看见自己亲爱的女人的那种小心动。

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穿着监狱的制服。

这一次,她不是在整理文件和写东西看东西,而是在我没进去之前,就盯着了门口。

一直盯着我。

从我一开始进来,她就一直盯着我看。

她还是那么的美艳,还是那么的冷漠,还是那么的冷淡,还是那么的冷酷。

一点都没变,这就是她了。

很淡定,淡定的沉静,如同天池里的水,从未有过波澜。

这倒是也显得特别的神秘迷人。

好吧,看到她这样的表情神情,我知道我没戏了,她肯定不是找我来谈什么情啊爱啊的事了。

我说道:“找我什么事。”

我也故意板着脸,问了这话。

贺芷灵说道:“哦,没什么,工作调动要告诉你。”

我问:“你调动吗?”

贺芷灵说道:“你调动。”

我说道:“我调动?我调动去哪。”

贺芷灵说道:“监狱小区那边,建好了之后,还有一块空地,是连着监狱监区的围墙,我们要在那里建一个活动中心。”

我说道:“哦,活动中心,小区里不是有活动中心了吗。..co

贺芷灵说道:“小区的活动中心是给职工和职工家属用的,现在要建的活动中心,是给犯人们用的。”

我说道:“哦,听起来好伟大,我替女囚们谢谢你了。”

贺芷灵说道:“建一个大型的活动中心,做成类似体育馆的形状。里面有篮球场,台球室,运动场,音乐舞台等等。”

我说道:“哦,要是建好了,女囚们可开心了。”

贺芷灵说道:“这是个大型的建筑物,需要专人去监管,监工,建好了之后,要有专人管。”

我说道:“这所谓的专人,就是我了是吧。”

贺芷灵点头。

我说道:“哦好。那调动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去管活动中心,徐男管监狱。”

这我直接从监狱长掉到了活动中心做活动中心的主任,徐男上来了监狱长。

好比原本一个市里的一把手,被调去体育馆当馆长了。

直接就变成了无权人物。

我愣了一会儿,这调动的跨度也太大了,一下子,我基本跟监狱的主要部门没有任何沾边关系了,以后就是个后勤部部长都比我大。

我挠了挠头。

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在整我,因为我甩了她,所以她马上在工作上给我下绊子。

可即使她是故意的,我又能怎样。

我能拿她怎样,我走到今天这步,赖贺芷灵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没有她,我在监狱里什么都不是。

包括当这个监狱长,表面是监狱长,其实就是个傀儡,监狱的大事小事,还是牢牢操控在贺芷灵的手中,我只是算个球。

我是一个被提线的木偶,提线的人是贺芷灵。

就是调动到了那里去,我表面不再是监狱长监狱里的第一号人物而已。

最大的一点,就是利益。

我如果调到了那里,我的利益受损很大,我在监狱有很多的收入,一下子,可能都没了。

可我又不能和她闹,她要怎么安排,我只能听从安排,服从安排,因为我在监狱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给的。

在监狱里,她就是最大的。

别说监狱里,就是管理局的刘局长,拿她都没辙。

我哦了一声,不去问为什么把我弄到那个闲散的活动中心去了,我答应了就是了。

接着,她冷冷说道:“好了就是这个事了,你回去忙吧。”

我说好,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刚回到办公室,就见小凌站在门口等我了。

我低着头,走进了办公室。

小凌跟着我进来了我的办公室。

小凌说道:“怎么这样子了?”

我说道:“什么怎么这样?”

小凌说道:“通知下来了,调令下来了,都知道你调动了。去一个没建的什么活动中心当一个主任,还是主管?”

我说道:“是啊,我知道啊,我刚知道。要我什么时候去管那里。”

小凌说道:“现在。”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今天吧。”

小凌说是的。

我说道:“那帮我收拾东西吧。”

小凌说道:“她干嘛这么对你啊?你管监狱管得好好的,她干嘛让你走了啊。”

我说道:“我也不懂,我这也不算走啊,只是到监狱另外一个部门管其他部门。”

小凌说道:“那是一个闲散部门。”

我其实也不知道,贺芷灵是不是公报私仇,反正我是被赶去那里了。

我说道:“可能担心我这段时间太忙了,身体受不了了,所以才调我去那里休养生息吧,让我调理调理身体。”

小凌说道:“这能是休养生息吗?这是把你架空了啊。”

我说道:“这能是架空吗?你要这么说不如直接说她是要弃用我了。”

小凌说道:“是呀,从重用,到弃用,为什么啊。你是不是得罪了她了。”

我说道:“我不知道。”

难道就甩了她,她就不让我当这个监狱长了吗?

我不懂,我无法参透她内心的想法。

小凌说道:“你好好的,怎么会撤了你呢。”

小凌很多时候,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尽管她也站在贺芷灵那一边,说白了我们都是贺芷灵的人。

可遇到这样的遭遇,她们都颇为不满,不知道贺芷灵这么安排有何用意。

我也不知道有何用意。

她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吧。

我说道:“好了好了,没事的,可能调下来有她的想法的,等过去了这段时间,就回去了啊。”

小凌问我道:“那你也不问问她为什么要调你去那活动中心吗?”

我说道:“不问,干嘛要问。”

小凌说道:“你可以问啊,你不是和她,很,很亲近很亲密吗,她会告诉你的啊。”

我说道:“她想说自然会说,不想说就不会说。”

小凌说道:“你好好哄哄她,女人都需要哄的啊。”

是啊,我该好好哄哄她,让她开心,然后继续和她在一起,她也就不会撤我了吧。

我说道:“我们已经分手。”

小凌吃了一惊:“分,分手了。”

我说道:“对啊,分手了。”

监狱里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是一对的,有一腿的。

小凌说道:“就因为这个原因,把你撤下来吗。”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想不是这个原因吧。”

小凌问:“那是什么原因。”

我轻轻摇摇头,说道:“不懂,算了不去想,不去猜了。现在徐男上来不也挺好的吗,徐男那么厉害的人,能把监狱管得更好,你信不信。”

小凌点头:“我信啊,肯定管得比你好。”

我一瞪她:“你意思说我管得不行了。”

小凌急忙说道:“不是不行,你也很行,可是你很忙,老是出去。所以徐男当监狱长管监狱最好的。”

这倒也是,说起来我的确是太忙了,老是跑出去外面,假如在监狱里找出一个能管监狱的人的话,徐男,朱华华等等人都能管的了,虽然她们年纪轻,但她们能力足够,性格沉稳,也能耐得住寂寞,可以几个月的不离开监狱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