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2_a2066

   十三个人,六个收了钱;

   三人听菜贩说,而菜贩却是听李在芳府中婆子说;

   还有一人是定王世子侧妃身边婆子的亲戚,说不定就是那天两次登门送帖、等回复的那婆子,再找人故意传的。

   这里就有十一人供认出原由,还有两人……

   “还有两人,一个是摆脂粉摊子的婆子,说是这两天在摊前就听不余十人在说这些事儿,她只是碎嘴忍不住跟着说。”

   “一个是醉仙楼的客人,是从德风书馆听说了,在醉仙楼吃饭时见有人说才凑了个热闹。”

   庄明宇连忙又将另两人的情况也解释了一遍。

   这么一看,好像能够被处置的,也就是那六个收了钱的,可能背后只有某一个主家,也可能是几个主家,又或者他们也不知道是几个主家。

   毕竟他们只招了有人给钱,并不知道给钱人是谁。

   换言之,目前除了明确下来的是定王世子侧妃身边有人嘴不牢靠,李在芳府中有人嘴也不牢靠,便找不到答案了。

   也处置不了那些人。

   正是因为有这结果,庄明宇一脸凝重地看着叶子皓。

   托腮彩虹少女青春甜美活力无限照

   叶子皓正伸着手指由二宝抓着玩儿,到是没有动怒,只是淡淡说道:“便是找不出真凶,也要将我的态度摆出来。”

   说他可以不计较,说他媳妇儿就不行,就算逮不到幕后人,也会将参与的人从重处置,让以后便是有人出钱,也没人敢再多嘴。

   马车悠悠驶出长街,慢慢向东北方向走。

   叶子皓也不着急,抱着二宝不时撩开帘子,让二宝看外面的风景。

   二宝虽然不懂,但也知道现在看见的都是平时不一样的东西,一时也会新奇,只不过他表达喜悦的反应是手舞足蹈,不停蹦哒着。

   看着他开心地喷着口水,叶子皓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今天他把二宝抱出来的原因,除了小吉祥不能让人看到,就是要让外面的人看到他的儿子多可爱。

   这么可爱的儿子是他媳妇儿给他生的,一个进门四年生了两儿子的媳妇,别人有什么资格说她不好?

   就冲着生儿子这一个,就能怼死许多眼红的妇人。

   马车刚刚拐进顺天府前面那条街,就听外面护卫禀报。

   “大人,邝南他们几个在那里,好像在说……大人当年在青华州的事儿。”

   叶子皓撩起车帘朝外看去,就见路边人群涌动,有的在往前挤,有的则挤在某处,几个穿着书长长袍的后生正一脸激昂地大声说着什么。

   他细听了一下,不觉莞尔。

   这些家伙怕也是知道了市井流言,知道今天顺天府要审这桩案子,才跑到这儿来,做为人证帮他说话。

   “……我们青华州的百姓都爱戴叶大人,也清楚叶夫人贤良淑德,便有小人抹黑找茬,也会被百姓们反驳回去!骂回去!没人敢昧着良心说她坏话!”

   “叶家人口简单、家风端正、品行纯良,叶夫人与叶大人青梅竹马,叶大人有多好,叶夫人就有多好!”

   “叶大人当年在青华州为官一年就能为百姓办那么多事儿,不论是接济寒门百姓还是扶持士学,不论是开垦兵田还是创立兵塾,都是为我东黎鞠躬尽瘁。”

   “如今来到京城为官,又参与了户部慈善拍卖、太学生筹集善款,他为朝廷和百姓尽心尽力,却不想还有人昧了良心抹黑他、欺负他夫人。”

   “这些人真是黑了心肝,奸人恶人也不过如此!各位不妨扪心自问,那些散播叶大人和叶夫人坏话的人,是不是其心当诛!”

   “对好人如此恶毒,他们还是人吗?他们是……”邝南说得一脸激愤,一旁其他同窗们也纷纷附和,再给补充。

   他们的话确实让围观路人感觉惭愧了,有些人本不了解发生了什么,有些人却是也帮着传过闲话的。

   这两天里市井传得凶,自然引起许多人对叶御史那不敢见人的夫人有些好奇了。

   只不过,有些人是意图恶毒,有些人纯粹好事长舌,有些人则是调侃闲话凑个热闹而已。

   有人刻薄、有人恶意,也有人说者无心……

   但所有的声音,都在今天突然得知叶御史派人抓了十几个主谋人揪送到顺天府后,就突然如刺哽喉,不上不下刺在喉咙口,知道痛却吐不出来。

   这种感觉很微妙。

   叶御史并没有任由闲言恶语继续下去,而是很快就出手了,一时之间有人拍手称快、也有人心慌不安。

   自然,得到消息的人只要能搁下手头事儿的,都从四面八方往顺天府这边来了。

   状告这些人的可是堂堂叶御史、叶青天、叶状元!

   有人说这样为妻撑腰的叶大人是真汉子!

   有人说不过是被人说了闲话,就上纲上线、大张旗鼓不免有些小心眼儿。

   有人说叶大人护妻那是天下皆知,当年在青华州那是公然抗旨辞官,就为护妻。

   也有人说,在朝堂上强势怼人的叶御史,不知会怎样处理这件事儿?

   ……

   市井街头说什么的都有,更多人往这边挤,最后还是顺天府请了巡城卫过来维持秩序,不然街上都不能走马车了。

   而路边,来自青华州的举子们分了几处在说青华州的事情,在骂那些欺负这么好的叶大人和这么好的叶夫人的那些京城人。

   对,就如刚才邝南也是这般,一再强调“欺负”、一再强调“京城人”,言下之意,就是京城人不如他们青华州人知好歹。

   叶大人这般为他们,他们却肆无忌惮造谣抹黑人、毫不客气泼人脏水……

   这般强调区分,可让京城人没面子了,但又不能再说叶御史夫妇不是,也不好与这些应考举子们争辩,因为站不住道理。

   因此,心下不忿,便也跟着骂起了那些黑心肝的坏人。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从欺负叶御史夫妇的京城坏人里区分出来,站到了维护叶御史夫妇的阵营里。

   叶子皓撩着车帘一角,默默看了会儿,听着外面的动静,不由一笑。

   但他没有去阻止邝南他们几个,而是让马车继续往顺天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