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8_a2080

   有人说大姨妈来了心情就会不好;

   也有人说更年期来了心情会暴躁;

   又有人说人到中年就想换老婆,不换心情就不爽。

   陈振今天突然想换个老婆!

   “陈振我告诉,要是再敢去参加那个小婊子的婚礼,我就跟离婚。别以为我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还忘不了乔欣那个贱人,对不对?”

   听着耳边烦人的噪音,看着泼妇老婆张牙舞爪的嘴脸,陈振心想,当年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娶了这么个玩意儿呢?

   自从娶了姜春兰,这二十年来,陈振的心情就没有一天好过,别人回到家享受的是爱妻的温柔,他回到家遭受的是泼妇的喋喋不休。

   草他姥姥的,这日子简直受够了。

   “别吵了!”陈振嗷一嗓子,脸红脖子粗的站起来,怒视着被他一嗓子惊呆了的泼妇姜春兰,道:“姜春兰,当年我怎么就瞎了狗眼爱上了这么个泼妇。”

   “小三上位,应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谨小慎微的伺候这个家,可是怎么做的?这些年……胸没变大,脾气一天比一天大,他妈的别把我惹恼了,否则……我……我再去养了小三,也把顶下来。”

   姜春兰愣愣的看着陈振,这个被她骂了二十年屁都不敢放一个的懦弱男人,今天这是怎么了?吃炸药了?

   陈振在商场无往不利,狠辣果决,可是一回到家,就是个典型的妻管严。

   呆萌早安清晨美女摄影图片

   “陈振,知道在说什么吗?”姜春兰反映了过来,站起身,双手叉腰。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就这么说了,怎么滴?我他娘的就是受够了,泼妇!”陈振鼓起勇气硬怼,突然发现自己今天好爷们,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爽的不要不要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好,很好,长脾气了是吧?”姜春兰气的脑袋乱慌,道:“离婚……必须离婚,陈先涛是我儿子,抚养权是我的,我让断子绝孙。”

   “离婚就离婚,谁怕谁啊,陈先涛那个小兔崽子,狗屁不通不学无术,就是个废物,想要拿走。别以为我就他一个孩子,我还有女儿呢,我女儿比他强一百倍,一万倍。”

   陈振硬着脾气豁出去了,当年姜春兰插足他和乔欣的敢情,后来姜春兰凭借过人的手段逼走了乔欣,成功小三上位。剩下陈先涛之后,忽悠他结扎,他娘的,他竟然糊里糊涂的就同意了。

   这下好了,再也不能生孩子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忍受了姜春兰这么多年。

   今天,他实在受够了。

   “说实话了啊,终于说实话了。陈振,就是忘不了乔欣那个贱人,想把她接回来是不是?”姜春兰气的老脸抽搐。

   “没错,一看到我就想念乔欣,我想死她了,我就想重新把她追回来,她比强一千倍,一万倍,练给她洗脚换姨妈巾都不配。”陈振豁出去了。

   “……气死我了,好,我成们,离婚,必须离婚,但是陈家财产要分我一半,这是我应得的。”姜春兰啪的扔掉手里的杯子。

   “分个屁,当年结婚的时候我们就签过财产协议,陈家的财产跟一点关系没有。这些年一分钱没赚,还花了我十几个亿,不仅得不到陈家的财产,还要偿还我的钱。”陈振得意道,感觉自己当年实在太聪明了,竟然时髦的搞了个财产协议。

   呃!

   姜春兰蔫了!

   她这才想起来,陈家偌大的家业,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要是离婚了,她一分钱都得不到!

   她一点本事没有,没有了陈家的供应,她吃什么?喝什么?睡哪里?

   “老公,人家开玩笑得啦!”姜春兰突然变脸,撒娇的走过去抱着陈振。

   “滚麻辣隔壁的!”陈振一把推开姜春兰,道:“是开玩笑的,可老子是认真地,明天咱们就去离婚,王八羔子,终于摆脱这个泼妇了。”

   姜春兰慌了,原来陈振是玩真的,这可怎么办?突然,她灵机一动,道:“陈振,还记得王大壮吗?当年为了得到我,派人暗杀了他,哼哼,我这里可有杀人的证据,要是敢跟我离婚,我就让身败名裂。”

   这下轮到陈振懵逼了,当年他有老婆,姜春兰有男朋友,为了彻底得到姜春兰,他让人做了一个局,让姜春兰的男朋友王大壮意外死亡。

   没想到,姜春兰竟然留着当年的证据。

   “嘿嘿,老婆消消气,我跟开玩笑的啦!”陈振一脸骚包的抱住姜春兰,撒娇卖萌。那个证据一旦公诸于世,他可就完蛋了,陈家也会完蛋。

   “就知道老公最疼我了!”姜春兰温柔道,聪明的她直接不再提以前的事。

   “来,老婆,我给削个水果吃!”

   “老公真好!”

   于是,刚才还死我活朝着闹离婚的两个人,突然间如胶似漆恩恩爱爱起来。

   这让躲在门外的钱龙很是无语,都说陈振牛逼的一塌糊涂,原来是个弱逼软蛋啊。

   “咳咳……”钱龙咳嗽两声,走进客厅。

   听到咳嗽声,陈振和姜春兰疑惑的转头看去,当看到来人是钱龙时,吓得噌的站了起来。

   “……来干什么?”姜春兰惊恐道,她是被钱龙打怕了。

   “钱……钱少,呵呵,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钱少快坐快坐……”陈振已经吓得胡言乱语了,姜春兰不知道钱龙血佛的身份,他可是很清楚,这货大晚上的跑来,不会是吃饱了没事干练刀吧?

   “来啊钱少,别客气,就当是来了自己家,快坐!”姜春兰虽然不知道钱龙是血佛,却知道钱龙的名字,而且老公对钱龙这么客气,她这个好老婆,当然要夫唱妇随。

   “哎呀,这里要是我家那该多好啊!”钱龙拉着长音,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道:“我跟陈董不一样,陈董穷的就剩钱了,我穷的裤子露着腚,什么时候才能住得起这么大的房子啊。”